第9章 烟花楼

眨眼,两日时刻曩昔。吴成山从昨日开端,就一向紧皱眉头,不时的叹息和优柔寡断。“成山,难道这天血帮真要在这个是后乘人之危?”林静沉声道,她这些年跟随着吴成山,心性上也得到磨炼。之前是因为吴良罹难,才会那般失掉一些沉着。“唉,若是爹他还能说的上话,咱们也不至于如此。”吴成山叹声道:“这天血帮,本就不是什么善类,这一次还狮子大开口要那么多的贡品……无非便是想彻底架空咱们算了。”“难道这天血帮和你那大哥有关?”林静说了句。吴成山缄默沉静了,想到自己的大哥,眼中也都尽是寒意。这个畜牲!最初,自己是吴家天骄时,底子没有对吴成金怎么,不曾想对方却是那最狠毒之人。林静看到吴成山这个姿态也疼爱,内疚道:“成山对不住……若不是因为我,吴家也不会……”“小静不要再说这个。”吴成山神色温文,道:“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,更甭说你我已是二十来年,那吴家在我成山看来,除了爹那里,底子没有值得我眷恋当地。”林静脸色有些不好看,虽话是这么说,可这些年自己带给成山,带给儿子的损伤,实在是太多了。不久前,还差点害死了吴良,而现在又有天血帮……难道,真要亡他们这一家?“爹,娘你们是在为天血帮的工作忧虑?”吴良从门外走来。吴成山和林静都显露笑意,尽管日子落魄,但好歹他们还有个争光的儿子。“不错,我跟你爹商议过了,天血帮咱们惹不起,所以决议抛弃这儿,去娘的乡间日子。”林静温文笑道,眼中也带着一抹等待。“乡间里没有那么多的烦心事,尽管比较困苦,但只需咱们一家三口在一起便好……对了,家里你还有个安晴姐呢,她但是十分的想你。”吴良看到林静的眼中的神色,心中也是掠过一抹不忍,恐怕在娘的心中,这数十年来,一向想要的都是安静日子吧?“安晴?”吴良在记忆里搜索了下,这是林静收养的女儿,听说是从大山里捡来的。从小对吴良也是十分好,算是吴良的姐姐,只不过前几年,吴良被接出来,就没怎么联系了。“娘,定心好了,咱们不必回乡间,天血帮的工作我会处理,到时分把安晴姐也接过来吧。”吴良安慰道。“天血帮可不是宋家,帮中有三个武者,而且都不是宋家那老爷子刚踏入不久,可都是几年的武者,就凭裂灵狐……恐怕不可。”吴成山摇头道。“您二老定心就好。”吴良也没有多解说,他现在修为现已步入化灵境,若前次还在宋家,那九剑寒光就会愈加恐惧。接着,吴良开端帮吴成山修正灵脉,这个之前无法做到,是因为要动用过多的力气。现在吴良现已到达了化灵境,到达了要求。听到可以修正灵脉,去从头修炼,就算是以吴成山几十年的心境,也都难免激动。“小良……你,真可以帮爹修正灵脉?”吴成山仍旧难以相信。吴良淡语:“这都是小工作。”小工作?修正灵脉这种事,恐怕没有人可以做到,哪怕能做到的,也都是武宗之上的强者,那但是圣灵城之外了。或许还有什么药物。难道吴良得到了什么绝世草药?吴成山觉得应该是如此,但他接下来却是看到,吴良仅仅用手按在自己的天灵盖,然后又一股很舒适的力气传进了体内……半柱香后,吴良脸色轻轻苍白的拿开手,看到现已熟睡曩昔的吴成山,笑着望去林静,道:“娘,爹他的灵脉现已修正好,等我到达武者境地后,再帮你激活灵脉让你也可以修炼。”林静一愣:“娘之前测试过,并没有什么灵脉,是无法修炼的。”吴良仅仅笑笑不说话,哪怕是一个石头,他都能弄出灵脉,让石头拥有灵智,化作人形。戋戋赋予灵脉,这点小工作不在话下。“我先出去一趟。”吴良走去把之前的姻缘线拿起,刚想走出,裂灵狐也想跟着,但考虑到家里的安全,仍是没让裂灵狐跟上来出去。吴良摸了摸裂灵狐的头,笑道:“好好修炼,等你到了四阶,我会给你个造化。”闻言,裂灵狐振奋的允许,现在就算是让它豁出命来维护吴家,也义不容辞。比较于人,妖兽是比较好操控的。“离前次姻缘线现已曩昔两日,现在也应该起到效果了吧?”吴良拿出一张赤色小网。上面的血珠早已凝集,相互之间有着一股怪异之气正在流转。“孙管家,你去告诉袁茂,李宗烨等人,去烟花楼那里,就说我有事找他们。”吴良对着一个中年男子说道。这中年男子,是吴家的孙管家,吴良也用自己的才能查过,此人对吴成山可以说忠心耿耿。吴成山当年在一帮强盗手中救下,这些年也未作什么出格的工作。“是,少爷。”孙管家知道,现在吴家可以存活下来,彻底都是自己家少爷挥的效果。只不过,这个时分招集这些人要做什么?“杀鸡儆猴,宋家便是那个鸡,现在宋家被灭,这些人天然会对我害怕。”吴良说道,接着他走了出去,自己先去烟花楼。孙管家嘀咕道:“少爷是不是把那些人想的太简略了?尽管宋家被灭,但现在天血帮凶相毕露……他们还会听少爷的?或许连来都没有几个吧。”宋家被灭,按理说袁茂,李宗烨等人早就要来吴家贵寓赔礼道歉,可现在迟迟没来。主要原因无非便是天血帮,谁敢在这个时分去碰天血帮?尽管疑问,可见自家少爷自傲满满,孙管家带着不是很自傲的心,去各家通讯去了。……与此同时,圣灵城吴家。吴家是圣灵城十二贵族之一,占有了圣灵城的红日山,此山终年灵气凝集成雾,是一块修炼宝地。吴家大宅中,某个房间。一个约莫十七八岁青年,他目光冰寒,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冯法师,还有……那地上是血淋淋的紫雪头颅。“呵,我还真是小看了我那个堂弟啊,不过在我鬼龙神面前,就算你是龙,也得给我盘着。”青年目中闪过幽芒,似有骷髅呈现极为阴森。(本章完)